A-huruko-A

狐狸侦探Ⅱ010(下)

最近稍有一丝丝忙碌

嗷嗷更得可能会有一丝丝缓慢 

害😟

还不是该死的学习通🙄🙃


010生死时速(下)


          "胖叔说,打开那个盖子,你应该会看见一枚定时炸弹,是一个定时电路,到时间了就放电,引爆炸弹。只要是电路断路就可以拆掉它。"


         "不,这个炸弹,不一样。"  刘耀文趴在窗边,高空的风呼啸着,他不得不使劲高喊回话


          "怎么?  "   


           "他上面有很多板块,第一个板块是在左上角,有四个小拼图按键,第二板块是六根线子,第三板块是一个黄色的按钮。" 刘耀文尽量叙述的详细



          这不是就是,丁程鑫叔叔以前带他玩过的拆弹游戏么。


          "换我,我来。"   丁程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与自己有关的,又是自己曾经接触的。


          电话那头的胖叔急得不行"你有破译书么?你别乱来阿阿鑫!你等一下!"


          此时的摩天轮即将到达最高点,丁程鑫让刘耀文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小腿以免失力掉下去,放眼看去,眼前果然是解码型炸弹。


         田子型的四宫格按钮里,最右下角是伸舌头的笑脸,正上方是字母的BT组合,笑脸左边是坦帕湾图标,其正上方是三叉戟。


          如果记得没错,应该是,对角线按,先是三叉戟。。。。丁程鑫慢慢按下去,对了。第一关,过了。


        接下来是六根彩线,只有剪短正确的一根才能形成电阻阻碍一部分电流,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是黑色,中间是蓝红蓝红。


        丁程鑫陷入了思考。



         "你先下来,电话问胖叔"刘耀文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紧紧抱住的双腿在颤抖,上面没有什么受力点,刘耀文自己上去都得靠蛮力撑住更何况是现在虚弱的人类丁程鑫呢。


          "没事,想一下,还不到两分钟,来不及了。"  丁程鑫说着,开始摆弄着电线,到底是蓝色还是红色。

    

            那个时候,叔叔怎么说来着?



             自己光顾着贪玩,跟本不记得了。


            "蓝色。" 


             刘耀文目视前方,对面的电视塔,从开没有开过,蓝色的灯。"不是巧合,我觉得,有问题。"


            真的是蓝色么?

             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没事,剪。大不了死了就是"


           眼看着时间流逝。电话那头的胖叔还在找这种型号炸弹的破译本。


            "好"


             一下,两下,三下。。。没有爆炸,计时器继续。


            最后是,黄色按钮,长按,旁边出现了蓝色闪块,也就是,遇到带五的数字立马按下去,停顿五秒。


           丁程鑫屏住呼吸,默默的盯着计时器。




            豆大的汗水顺着脖颈滴了下来,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最爱的人,还有15条生命。


           滴滴滴 滴 滴 。。。


            "刘耀文,我,做到了!"


             一个翻身 一把扑倒对方怀里,没有爆炸,太好了,我们还活着。


            眼泪水又开始涌上来,"我刚刚,真的好怕。"  丁程鑫抹着眼泪,又开始趴在那人肩窝嘟嘟囔囔起来。



             "没事的,我们还在这,你看,摩天轮也停了。"    刘耀文拍着丁程鑫的后背。明明自己才是弟弟,这个哥哥倒是天天像个弟弟一样哭哭啼啼还要人安慰,他不禁笑了笑,有什么办法,再哭哭哭啼啼的,他也喜欢,他就是喜欢。


            胖叔那边也松了口气。




           "好了,等他们处理好摩天轮,我们就能下去了。不哭了。"


             刘耀文的话音刚落,摩天轮正对面的电视塔最顶层突然爆炸。  一时间,漆黑的天空火光四射,   一道亮光划破天际。



           游乐园的广播忽然响起"丁程鑫小朋友,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浪漫摩天轮之旅吗?哦对了,附赠你最爱的,浪漫烟花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9.19不见不散哦~"



           

            


狐狸侦探 Ⅱ 006


         所以,女佣到底在哪。


          丁程鑫迷惑了,这人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人间蒸发?  这个深不见底的通道已经走很久了,身高在175-180 CM 之间的男性的正常一步也就是从后脚的脚尖到前脚的脚跟距离在45-65 CM之间 。眼前的小孩已经快有180了,这么说,他们现在每分钟步行速度大约是1m/s,步距大概60-75cm,频率一1步半/s,一分钟大约60-100米。  借着光看了看手表,已经过了8分钟了,也就是480-800米这样。  


          "前面还有多久到头"   丁程鑫问


            "没有头。。。"


           "怎么可能?你仔细看看"   丁程鑫恨自己不是刘耀文那种敏锐的眼睛。


            "真的,一片漆黑。我看不到。。。"  刘耀文转过来,"。。你。。。有没有觉得,这里突然变冷了?"


            这么一提醒,丁程鑫意识到,是冷了不少,回想一下走道大致呈斜坡状微微下倾,走到地下室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们要不先出去吧,等警察来了。。再" 丁程鑫的再说的说子还没有讲出口,便听到那头的园丁惊慌的喊着他们的名字。


           再等两人跑出去到了大厅的时候,老太太已经咽了气。


          "不是女佣?是老太太?"    刘耀文迷惑


        "刚刚发生了什么?你们都在做什么事情?" 丁程鑫并没有马上回答刘耀文,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


          "刚刚,老太太说什么太压抑了,然后打开了红酒,说要喝一点安安神。"  园丁回答。


            "对,然后,他拿出了厨房的藏酒,刚刚喝了酒,就成这样了。"  马车夫接着补充"但我们也都喝了这酒。"


            "这就是我奇怪的,为什么只有她一个有事呢? "    园丁接"我们一起喝的啊"


          "酒从哪拿的?"  丁程鑫端详着酒杯"他是不是离开了,这个大厅?"


           "是的"


            "那就不奇怪了,死者嘴里有股苦杏仁味,应该是氰化氢中毒,如果口服大量氰化物,或通过静脉注射、吸入高浓度氢氰酸气体的形式中毒,1-2分钟后就会出现意识丧失、心跳骤停并导致死亡。"    


             周围的人看着丁程鑫,不敢多说一句。


           "  2009年第4版的《法医毒物分析》曾写道,氰化钾的致死剂量在50-250毫克之间,这与砒霜(As2O3)的致死量差不多。而决定是否致死,则需要看血液浓度达到多少,氰化物中毒血浓度约为0。 5μg/ml,致死血浓度≥1μg/ml[7]。  形象地说,如果口服氰化钾固体,若吃下相当于1/3颗普通胶囊或半个新版1毛钱硬币大小的一小撮粉末,就几乎肯定能置人于死地。  而如果考虑的是最小剂量的话,米粒大小的氰化钾粉末就可能致死。"   丁程鑫环顾四周"女佣,是唯一一个 ,全程不在场的人了吧。"


             "不对,丁儿,你看外边。"  刘耀文站在窗前  "管家,不见了。"


              几个人闻声赶去,只见外边空旷的地上,早已空空如也。


             死人,怎么会动?


             又或者是,根本没死。


              又或者是,尸体被人运走了。


            管家和女佣 到底在哪里?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好困好困好困昨天写了一半突然睡着了。。。居然就。。。???


           


            

狐狸侦探 文鑫

004

     古堡迷踪


     密室连环杀手 下



     丁程鑫瞳孔微震,抬头望去,天空一片漆黑,花盆从何而来?又是怎么能正正好好,砸中管家?又是怎么避开了自己的视线,在眼皮子底下杀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站在原地,却不知从哪里断了头绪,又是从哪里错了判断。


      雨水倾盆而下,砸在丁程鑫的身上。


      刘耀文站在屋里目睹了发生的一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随即大步流星的走出屋子,一把拉住丁程鑫的手腕,有力的把人扯回了屋子。


       丁程鑫冰冷的手腕被刘耀文温暖的手覆上 。   那人没有说话,但这几步回去的路,偏偏让丁程鑫的心里安稳了不少。


      "找东西保护尸体!"  丁程鑫回过神来"快,雨披"


       女仆匆匆忙忙的翻找,佣人们出门快速的盖上了管家尸体,又赶忙回了屋。  外面的雨愈发的大了,噼里啪啦的雨滴疯狂的敲击着屋顶。


        天边闪过一到白光,忽然间一声巨响,是雷。  夏季的暴雨,总伴有雷电。 在这密林里的城堡,孤零零的立在山头上,就像那不远处海浪里矗立的礁石。   


       丁程鑫紧锁眉头,他知道,这么大的雨,警车根本开不上山。   如果雨势过猛,有可能会因为山体滑坡等等原因,阻碍上来的道路。


      刘耀文踱步到丁程鑫身后,狼族人独有的温热感从丁程鑫的肩膀上传来,小孩轻轻搂住他。


      什么时候,和自己一样高了?


      "别担心。"


      只要他站在自己身边,就会有安全感吧。


     丁程鑫转过身,看着眼前极度吵闹的剩下的几个人 "大家安静一下,现在吵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好好说。"


       "我没什么可说的,这都是报应。天道有轮回"

老太太说着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女仆忙着去搀扶,却被一把推开,也不敢多说什么。


      "报应?我看就是人为?这个家我可是受够了,明早我就离开这个破地方。"车夫愤怒的眼睛瞪的通红"要不是他们两个人通奸,能会这么离奇的死掉?我可不信。"


       "啊啊啊啊,难不成是老爷来索命来了。" 女仆插话,说完又觉得不脱,便闭嘴了。


      丁程鑫环顾四周"夫人和管家的事情,你们应该都知道吧。自始至终,没一人提到过,但是你们心里都很清楚,对吧。  他们俩 ,开始了多久?"


      屋子里一片死寂。


      "如果不说,下一个死的就是你们其中的一个"刘耀文插兜,抬头看向沙发上的人。


      "。。。是,是从,前年开始的。。"车夫低着头,压低了声音,似乎不想让别人知道是他说出来的话一般。


         "你怎么知道"


        "我送夫人和,和,和管家,回家,我,有一天突然发现的,他们在车上 卿卿我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管家每每等到老爷出门后,都会请去自城里买一束红玫瑰送给夫人。"



        "那你呢?"丁程鑫转向园丁"因为,你也爱慕夫人,所以。。。"


        "别说了。"园丁放在膝盖上的手突然颤抖"我知道我不配,我只是跟踪,哦不,我只是暗中保护她,没想到。。"


        "那这么说是你得不到夫人,在我儿子死后,又发现她和那个该死的管家在一起了,心生仇恨,杀了他们?"老太太发问。



         "没有没有,我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这时,一到闪电划过天空,一瞬间屋子里暗了下来,应该是"断电了?"丁程鑫问。



          "对,这边打雷下雨会经常断电"


          "去找蜡烛"老太太发话。


           女仆应了声好就离开去厨房找蜡烛。



          15分钟过去了 ,还是无人回应。



           难不成,推理错了。白天使是女佣?丁程鑫百思不得其解。想着让刘耀文前去看看。



          又是十五分钟,两人都没反回。坏了。出事了。



          此时的刘耀文,跌坐在走廊尽头z转角的密道里。


          又摸了摸四下里还没干透的血迹。



         

          原来这才是案发现场



未完待续。



    

狐狸侦探Ⅱ


第二部  

         古堡迷踪   


晚上写文当然是要车速蹭蹭蹭起来



        暑假如期而至,丁程鑫收到邀约前往艾丽莎古堡侦查秘密宝藏。 古堡建成快百余年,世代从商,艾丽莎皮具产业更是在A城中赫赫有名。当然,更有名的是那个 艾丽莎公主的宝藏。



花园


       "热死了,别靠我这么近宝贝。" 丁程鑫往刘耀文方向挪了挪,又看了看那个黏人的小侄女戴丽。

       小女孩见丁程鑫离开,便放声大哭嘴里还嘟囔着"啊啊啊~哥哥嫌弃我~哥哥不喜欢我~  哥哥又要跑了"   


        吵死了。 刘耀文瞪着戴丽。话都到嘴边了,没好意思说出来。明明都十岁了。又不是三四岁小孩。什么破脾气 ,一不合意就哭哭哭个不停,吵死了。


        "喂,别哭了。"刘耀文张口,又眼睁睁的看着丁程鑫无奈的走回去。  只见小女孩哭的更厉害了"鑫鑫哥哥 他凶我 !呜呜呜...........他是坏人"


        刘耀文无奈,自己瞪她一眼这就凶了?


         "呜呜呜 。。鑫鑫哥哥 你帮我教训他!他老这样,我,我还害怕。他会不会,你走了,他来打我阿。"


         "你什么意思?我哪里凶你了?"不知道怒火从何而起,看着眼前戴丽两只手死死的抓着丁程鑫的胳膊,刘耀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好好好。等等回去打他哈。"丁程鑫笑着答应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不得不说,可能是因为小孩缘好吧,基本上小孩子都喜欢粘着他。


         。。。。。。刘耀文无语 "还鑫鑫哥 ~鑫鑫哥~"   转身往屋里走 ,"叫的可真亲热。"



餐桌


            "小祖宗终于走了。。。"丁程鑫一屁股坐在餐桌前,可算是见识了,来这才发现,艾丽莎古堡探寻宝藏找线索是小事,带孩子是大事。。。。线索没发现几个,小女孩天天缠着自己,带孩子的技能倒是丰富了不少。


        "喂,醋,递我一下"  刘耀文摆摆手,指了指丁程鑫手边的调料瓶。


        丁程鑫应了声便拿过醋瓶子"你沙拉加那么多醋干嘛,能好吃吗"  


       "我就喜欢吃醋。。。"刘耀文话里有话。


        "哦。"


         "怎么了。别说你不知道?"刘耀文挑眉。


         好A,好喜欢。

        对于快速长大的小狼崽的颜,丁程鑫可以说是完全沉迷,谁让自己就好那一口呢。


          "那,给你解解醋 "说着,丁程鑫凑近刘耀文,双手环上小狼的脖子,直接跨坐在他大腿上,对上刘耀文炽热的目光。


          "怎么解,我醋坛子翻了。丁程鑫。"


           丁程鑫抬起刘耀文的下颌,任由小狼在他身上的手游走不断"你想怎么解就怎么解。"


            

             "鑫鑫哥哥"楼上突然传来戴丽的声音"我睡不着 我害怕 刚刚有奇怪的声音 好吓人。。"   


            丁程鑫吓得一个激灵从刘耀文身上离开,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你们在干嘛?"


              "我在惩罚他,叫他白天欺负你。"


              "那,叫他给我认错。"


              刘耀文无语"是是是,我不对,我不该凶我们可爱的戴丽妹妹,是哥哥不好。对不起对不起~可以吗?"


             小女孩压根没看他,牵着丁程鑫的手就往楼上拽"我妈妈今天不回家陪我睡,你陪我睡觉。"



              丁程鑫扶额,又望向楼梯口黑脸的刘耀文。感觉那人眼神都要把戴丽烧成灰了。。。


             "不对,你妈妈没来?"丁程鑫突然停下脚步。"赫拉夫人不是每天都在家吗?"


            "她给我留了信说今天有事要去很远的地方晚上不回来的。"   


             "去哪了?"


              "不知道,光说有些事情。"


              不对,出身皇室教养良好的赫拉夫人,夜不归宿还没有留女仆在身边。

              这不对。

             虽然留了信件,但冥冥之中总感觉哪里不对。   丁程鑫不解,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啊~~!快来人啊!夫人 !夫人她"

               女仆的叫声从厨房传来。


              刘耀文在一楼,转身跑向走廊尽头的厨房, 只见女仆瘫坐在地上,柜式电烤箱大氅着,被塞在里边的是身着大红色长裙赫拉夫人的尸体。


              





          


         

狐狸侦探 018

杀死罗密欧的朱丽叶 尾篇


        丁程鑫被一阵手机铃吵醒 ,那头胖叔嘟囔着结果出来了,检验出死者残留的衣物上沾有白磷粉,这应该就是起火的原因。而且体内有一种新型浓缩酒精类迷药。 


        "知道了,知道了,这就来。"丁程鑫从沙发上爬起来,伸了伸胳膊,四肢疼的不行。  昨晚?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一点也不记得了,光记得亲亲小孩,然后,然后睡了?睡着了?完了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唔,哥"刘耀文揉了揉眼睛 ,迷迷糊糊的坐起来,一手搭上丁程鑫的脖子,毫不费力的把人拉了过来,想也没想,就往脸上嘬了一口。然后继续躺下了。


         什么鬼?丁程鑫愣了足足五秒。一股子酒味扑面而来。


        "胆子肥了??你给我起床!"连拉带扯,把刘耀文拽到了卫生间,又看了看对方白色衬衣上的啤酒渍, 明白了,这小孩昨天趁自己睡着后偷喝酒了。。。


         刘耀文只是觉得浑身酸痛,可能是昨天蜷在小沙发上,又抱着丁程鑫睡了一夜,当真难受。"丁儿,我洗个澡。帮我拿件衣服。"  

         虽然还没怎么醒困,但是迷迷糊糊的也闻见了自己一身酒味,丁儿有洁癖,肯定不喜欢。


       "还使唤上了?你谁啊?"   丁程鑫虽然这么说,还是老老实实的转身进了自己屋子,随便翻了个白t 。又瞟了一眼茶几,得了,干掉三瓶啤酒。这崽子从来没喝过,没吐还算是好的了。。。


       刘耀文简单的冲了一下,舒服多了。也懒得擦头发,搭着个毛巾湿漉漉的就往外走,少年特有的荷尔蒙弥漫在空气中"哥,去洗洗? "  


       丁程鑫撇了一眼刘耀文,只见那人细碎的刘海上挂着几滴水滴,似掉非掉。领口处被水渍打湿,刷的一下子,耳朵红了"老老实实吹头发去。等我洗好我们就走。"


      "丁儿,怎么的。一大早的,没醒酒阿。"刘耀文当然捕捉到了这个小细节,说着逼近丁程鑫"哥的衣服好香啊,但是"    


       那人亲亲用鼻尖扫了一下丁程鑫红红的耳垂"本人更香唉。"


       "滚蛋,你才没醒酒" 丁程鑫拿着衣服啪的一声关上了浴室的门。


       "你这个 坏小狼!!!"   丁程鑫看着镜子里,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我就知道你昨天晚上趁我睡着了干坏事。这下好了这么热的天,穿衬衣吧。。。"


分割线~~~~~~~


警局

         "接触死者的人,导演,替补,朱丽叶扮演者。三个。经典三选一吗?"  丁程鑫思索着,如果衣物上残留了白磷粉,那么温度必须是40度以上才能够使其燃烧,台上的白炽灯和聚光灯提升了空气热度,长时间照射不是没有可能燃烧。那么这样看来,朱丽叶如果身上沾有白磷粉,自己也会燃烧的。

   

          该不该排除。


          "走,去见见他们。"

   

          "别慌,这个,你了解一下"胖叔说着,拿出手上的文件"这个罗密欧,和朱丽叶扮演者贾梦慧是情人关系,但是,和替补女演员,也有不正当关系。   昨天走访调查,导演的表妹,却做了替补演员。  你不觉得,奇怪吗?"


         "如果她是导演的表妹,那就更不奇怪了。"

          丁程鑫缓缓开口说道。

        "如果罗密欧脚踏两条船,分别和这两个人谈恋爱,被发现,那么谁杀他的可能性大?"


        "贾梦慧?或者,替补联合了导演?"刘耀文 迷惑的问。


        "没错,你仔细想想,他们要怎么做,才能把白磷粉撒在他衣服上呢。话剧的走位都是安排好的,熟知走位的是他的搭档朱丽叶,如果借助走位利用时长,也有可能杀掉他。  但是。。"

         丁程鑫顿了顿

        "但是,舞台行动路线,是导演设计的。"


         "也就是说,我们下面要去会会这个,聂导"



聂导房间


        "所以,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聂之远放下手中的茶杯,不紧不慢的说。


        "想知道,你和贾梦慧,为什么会用同一个类型的洗发露? 哦,换句话说,你们俩 ,什么时候开始同居的?"丁程鑫笑了笑。

 

        "同居?和谁?没有 的事 ,不能,我怎么可能和学生在一起。"那人尴尬一笑。


         "哦?" 丁程鑫打开衣柜 "衣服是慌乱收走的吧,男士衣物只在柜子里挂了一半。另一半空空如也。 "


         "我有不挂开的习惯"


        " 玄关处的木质地板上有长期高跟鞋踩踏过划痕而过了玄关却没了。因为,要在这里换鞋。男人会穿高跟鞋吗?别告诉我聂导有这个癖好"丁程鑫环顾了四周又看了看厨房,"虽然茶杯,碗碟只有一套,但是,筷子却摆着两双。别告诉我你喜欢用四只筷子吃饭,还有,厕所下水道里的毛发拿去DNA检验一下便知道是谁的了。"


        那人没有说话


        "带走 拷上"





未完待续


还有019这个(狐狸侦探)就要结束啦


下一篇打算写一写日常向现实向的小文。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我写的文呀~虽然哈哈哈哈文笔也不咋地吧。。。。。

图个开心啦

快乐最重要

如果还有很多人喜欢我的狐狸侦探那我就哈哈哈哈在开个第二部!!?


    


        

狐狸侦探 014

014     吸血鬼事件完结篇

      "丁儿,你确定我要这样吗?"


      "怎么了?你不在下边难道我在下边?"


       "不是,这,这不好吧"


       "你管那么多呢让你弄你就弄,怎么这么不听话"丁程鑫趴在门上,一只眼睛透过门缝向外看去"快点,等等就有人来了。"


         "哦"刘耀文应了一声便开始在办工桌下安装针孔摄像,"哥你可真行~"

         "我这不是找证据呢?"丁程鑫打开办公室的门"快走快走~"


     电脑屏幕这一端

       "cos阿尔法等于。。。"李老师给女学生讲着题目,慢慢贴近女学生,讲着讲着伸手放在了学生的腿上。

        "老师,那个,您太近了。"

         "没事的,你要习惯,这种讲课方式"

        "老师。。。唔"只见电脑画面上显示出裙子被撩开的画面。



         "咳!"刘耀文咳了一声"这老师。。上来就这么刺激阿。。"


         "这算是X骚扰了吧"丁程鑫叹了口气,再看下去估计就小狼不宜了。"你去打电话联系胖叔,这个证据有了,我们可以去现场了。"


         "干嘛我去?"刘耀文瞟了一眼屏幕,那老师没有继续只是把手搭在哪里,他突然想逗逗丁程鑫。

         "你说,这是什么感觉啊?"那人把手轻轻放在丁程鑫大腿上"为什么那个变态喜欢摸人腿呢?"说着又缓缓按了一下。


        "你说呢?。。。。"丁程鑫一记白眼飞来"胆子肥了?"


         "没有没有"刘耀文见情况不妙,狐狸要炸毛。


         "把你爪子起开~"丁程鑫伸手去打刘耀文的手,打了个空,一下子拍在自己腿上"阿~西~ !"


         刘耀文探头"哥你没事吧?给你呼呼~"接着开始轻轻对着他哥的大腿吹气。


         "都是你都是你!"丁程鑫虽然嘴里说着小狼,但也没有拒绝的意思任凭刘耀文假惺惺的吹气"都怪你!"

          "好好好 怪我怪我"


         "赶紧赶紧打电话,我们这就去他办公室!"丁程鑫说着便站起身 不料刘耀文还没起来,丁程鑫的腿直接撞到小狼脸上。这下好了自己也拌了一下没站住,直接把刘耀文扑倒地上去了,底下的人结结实实的与学校的木地板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这会丁程鑫也摔蒙了"痛不痛?痛不痛?"他看着身子下的小狼,两只手慢慢撑起来。


         砰砰 砰砰 砰砰    "哥~你心跳这么快啊"

 

         "我?我吓的。怕你被我压死。"丁程鑫嘴硬。挣扎着想起身。

          刘耀文突然凑近抬头,鼻尖触到丁程鑫的胸口"哥~别乱动"

          "你。。。膝盖。。抵到我了"


          丁程鑫瞬间明白了,脸刷的一下红了。慢慢向后退"走了走了快起来。"






办公室


      "老师,说说吧。为什么杀人阿~"丁程鑫逼近班主任李老师。 


       "呵呵,你在说什么啊?"


        "说什么?说十年前您的情人怎么被您杀死,再说这两个学生如何被您折磨致死的呗。"丁程鑫有条不紊。


       "什么情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人转过身"不要污蔑老师。"


        "污蔑?你他妈猥亵女学生还有脸说污蔑?"胖叔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

         "证据确凿,跟我回警局。" 胖叔已经收到了丁程鑫发去的录像。这会他的同事们也拿到了搜查令去搜过了那个人的家。   

       

        "李杉贵,48岁。十年前因为猥亵花季少女致其怀孕,将其杀害以逃罪责。在这十年间不断骚扰学生,后因女学生反抗恼羞成怒再度杀人,把杀人案伪装成吸血鬼事件,嫁祸给十年前李林娜的弟弟。  "丁程鑫慢条斯理的说"之所以接触赵娇,是因为他爸爸因为忙于藤春风茂蒸蒸日上的生意而无法时时刻刻顾及女儿吧?谁能想得到德高望重的数学老师,会是猥亵自己女儿的人呢?加上赵娇本身就是个大小姐脾气经常和父亲吵架,他爸爸更不可能天天关心她,甚至有时候觉得女儿这么说只是为了引起爸爸的注意而已。"


        那人缓缓开口"呵"


        "体会了杀人快感的你,为了把矛头指向李林娜的弟弟,开始了第二轮奸杀。既满足了自己的私欲,又借着吸血鬼的传闻把所做所为推到那个人身上。所以才有了,天台上的蝙蝠,对面楼道里的亮光,以及,你杀完还没抽干净就跑走留下来的,带着血的尸体。"


         "你从什么时候怀疑我?"

          "从你,开口,说你可以给学生进行深入交流补习 ,从你每天为自己办公室上锁,从你每次上完自习后洋洋得意的表情里。"

      




吸血鬼篇完结。

下一篇    杀死罗密欧的朱丽叶。话剧舞台篇


哈哈昨天忘了更哈哈哈哈今天安排上。要不要再写恐怖一点呢,大家会不会害怕啊。。。。

         


狐狸侦探 013上

013  夜访吸血鬼(上)


      丁程鑫和刘耀文被安排在二楼高二A班,也就是国际A班的正楼上,短暂的自我介绍后,便开始高中部探案生涯。


      "你们看,那两个高二A班转学生好帅啊"

      "你喜欢哪个啊?我喜欢那个白白的高点点的,他好像王子啊。"

       "哎呦,他太奶了点,我喜欢那个黑点的凶巴巴的那个弟弟。"

       "我给你说,我给你说,你们快看他俩,快点,那边那边~哥哥给弟弟夹菜呢。"

    

     食堂里,一群女生坐在能看的到他俩的地方,窃窃私语。


       "喂,文儿。看来咱们得快点动作"丁程鑫抬眼看着刘耀文,又夹了一大口醋溜土豆丝。 


      "嗯嗯嗯。。。"对方埋头吃面,光听见应答声。"好好好"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丁程鑫看着眼前的人可爱的打紧,又上手摸了摸对方的头发,不由的笑起来。  

     

        这一举动  让旁边偷窥的女生们发出尖叫"天哪刚刚哥哥是什么眼神,我的妈呀kdlkdl"

      "刚刚也太温柔了吧,我也想要这样的哥哥"

       "我没了!"


       吃完晚饭,就是晚自习了。丁程鑫看班主任没来,偷偷溜出来,随后,刘耀文也猫着腰跟出来。    现在是晚上八点了,据说班主任今天家里有事,九点半下课后就直接放学。  


        "现在,我们先去,那个楼。"丁程鑫说着,拉住身边人的手"别跑丢了"


        刘耀文任由他哥牵着,跟着一起来到了顶层。   "你觉得他是从这里掉下去的?"刘耀文问"这肯定是被抽干了血扔下来的吧"


         "对。如果是活着的话,摔到地上,四肢的破损会比头部面部严重,因为过程中会有挣扎。也就是说,我们的死者,是先死亡后被推下来的。找找,看看还有没有什么线索。"丁程鑫说着,开始仔细浏览天台顶层。


     护栏已经很破旧了但是一直没有修理,学校因为把天台锁起来了所以一直没有处理这些老化的护栏护网。   但是仍有许多学生偷偷溜上天台,从隔壁楼串过来。   所以,这边天台锁没锁都没什么区别。


      天台上有一堆破旧的桌椅,"走,过去看看"丁程鑫说着往桌椅那边走 ,又打开了手电。


     "" 哗啦啦啦啦""突然,从桌椅内侧冲出一窝蝙蝠,震动着翅膀。"阿!"刘耀文一把抓住丁程鑫的胳膊。


     旁边的人也被吓了一跳。

     显然,布置蝙蝠的人,知道他们在哪。

     有可能,那个人就在不远处观望。


      这种感觉,太不爽了。丁程鑫紧紧握着拳头。

环顾西周,只有C楼在旁边,同样高度。其他楼都矮了一层。   

 

       这时,对面C楼突然闪过一丝亮光,直射丁程鑫的脸。    接着从窗户里消失了。


       "走,去C楼,快"



      当他俩赶到C楼6楼时,扑鼻而来的就是血腥味儿。     刘耀文用手电照了照。"哥!"


      地上躺着一个女孩,倒在血泊中。旁边摆着一架钢琴,和一个琴谱。


      "又他妈来这一套" 丁程鑫炸了,凶手到底是谁?那么张狂。  看着地上的女孩,十年前的案子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 "这绝对不是自杀。这是有计划的复仇式的谋杀。这些人一定有某种联系。"他想着,走近死者。


        只见死者穿了一条黑色长裙,柔顺的头发散落在地面,两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脖子上的两个抽血控十分明显。 可是,为什么这次,身边会有血液呢?   难道是。。。


        "哥 你认为 是同一个人吗?"刘耀文跟过来"我觉得,这个死法跟上一个不太一样,虽然都有被抽干血液,可是,为什么第二名死者四周布满了献血呢?"


        "我觉得,一种可能,凶手卟啉症患者,存在着一定的心理疾病,可能因为某种原因在抗拒她的血。还有一种,凶手复仇,作为十年前死亡女学生的亡灵的身份杀人。"


        丁程鑫思考着"具体的需要胖叔去查一下人物关系了。"


       报警吧。






这凶手到底是什么人?让我细细思索一二。

我好困好困好困好困啊啊啊啊啊啊啊。




      

狐狸侦探 012(藤春高中部吸血鬼篇)

012       死亡歌谣


     "这么说,你俩还算是,目击证人了"胖叔叼着牙签,慢悠悠的说到,又看了看现场躺在地上的女学生。


     "资料来了,喏"他把资料一把放在丁程鑫手上。


      "你可真顺手。"丁程鑫快速的扫过资料。赵娇,女,16岁,国际部A班班长。


       "哟,爸爸是藤春风茂的老板啊,可以啊。"胖叔凑过来,"最近这个公司可是来势汹汹啊,这股票蹭蹭蹭的往上窜呢~"

  

      "怎么说?"刘耀文也跟着凑近,小小的脑袋挤在丁程鑫胳膊旁"丁儿,你觉得这真的是吸血鬼干的吗?"

   

      "你说呢。。。"丁程鑫扶额,他最不信的就是这些个有的没的。"所谓的吸血鬼,都是编的而已。Vampire是传说中的超自然生物,通过饮用人类或其它生物的血液使自身长久生存。 这种吸血鬼的传说早期流传于巴尔干半岛与东欧斯拉夫一带,是指从坟墓中爬起来吸食人血的亡者尸体。"


      胖叔示意警卫放丁程鑫进到警戒线之内。"而且,这也不像是吸血鬼吧。脖子上这两个大针管子的印子。。。"丁程鑫缓缓说道。


       丁程鑫其实对这次事件挺感兴趣的,可能是最近看了暮光之城,搞得他最近总是看一些吸血鬼类型的影片,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不得不承认,真的很上头。尤其是每次找刘耀文一起看,看完这小孩就不敢睡觉了,然后就赖在丁程鑫家里不敢自己走,非要丁程鑫陪着他一起。丁程鑫想到这就觉得好笑,明明他是个狼族,居然怕夜晚,可能就是这样,刘耀文才不敢让他爸妈知道,不然非得笑话死他了。


       "你笑啥呢?"刘耀文迷惑了,眼前的人看着尸体也能笑得出来,这心理素质,这,还是正常人吗?     虽然他这么想 ,他也不敢说啊。


      "你他妈对着尸体也能笑得出来"胖叔说出了刘耀文心中所想,这时的丁程鑫才回过神了。自己居然开小差了。


      对不起啊,我刚刚走神了。  丁程鑫说着走了出来,刚刚跑过来一口水也没喝就来看现场,渴死了,想着又从从刘耀文手里拿过水瓶拧开来喝了一大口。


       "想哪个漂亮的小姐姐呢?你这个年龄的孩子阿,到这阶段,都这样,太好奇,太着迷"胖叔一脸自己很懂的样子。


      "噗!"丁程鑫一口水喷出来,面对着刘耀文。


       "你!!"刘耀文慌忙找纸,所幸没往脸上喷,只是喷到了脖子领口和胸前。


       丁程鑫也惊了,赶紧上手就去摸刘耀文脖子上的水。


      眼前人领口已经湿透了,似有似无的印出里面结实的肌肉,狼族的小孩要比正常人类早长很多,现在的刘耀文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


    "那个,哥?哥?别拿手弄,我有点痒~"刘耀文抓住丁程鑫的手"没事,等等晾一下就干了,这都快夏天了又冷不着我,没纸不擦了 ,昂~ "

   

    丁程鑫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人的胸口,突然很好奇眼前的狼族少年,到底是什么样子(Ps 就是人和狼的骨骼肌肉还会有不同大概这个意思✔)"我这是什么龌龊的想法。"他想着,又来了一句"我包里有我外套等等你换了吧,湿了多不舒服。"


      刘耀文爽快的答应了。拿起丁程鑫的包就往楼后走,"帮我拿下"那人对着旁边跟过来的丁程鑫说着随手脱下了t恤,结实的肌肉在夕阳的照射下散发出男性特有的吸引力。  丁程鑫看的快怀疑人生,这哪有一点点14岁小孩的样子,分明是个大人的身架子了啊。


       "干嘛?看我"刘耀文迅速的套上了丁程鑫的格子外套"哥这衣服我穿正好了哎"


      "哪有?"丁程鑫别过头去"你什么正好明明还很大好吗,你个小孩子。"


      刘耀文一把把丁程鑫推到墙边,两只手肘压住墙壁,把丁程鑫圈在里面"我是小孩子?这样啊,哥,我怎么觉得我用你的,正好呢。"那人凑上来又在丁程鑫脖子旁嗅了嗅"你衣服真的好好闻,和你人一样都好香"


        "你!你干嘛!"丁程鑫推开他"香个鬼!年纪不大从哪学来的跟个小流氓似的"


       "从哪学的呢??"刘耀文咬了咬下唇"你猜"喉结顺势一动,眼看着又要压上来。


       "哥,你这样好像小狐狸哦!"刘耀文摸了摸丁程鑫的头"好喜欢。"


        丁程鑫看着眼前的小狼,"你一个狼,什么喜欢喜欢的一口一个的。。你你不要乱喜欢喜欢的,到时候人家笑话你~"语无伦次,自乱阵脚。明明自己也喜欢小孩喜欢的不得了。


      "我哪有~就对你而已"



未完待续



晚上要是不困就在写一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随缘。今天也是短文作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丁程鑫翻跳的ten的舞好好看。我暴风哭泣😭我也想拥有这个舞蹈了。


     


      

狐狸侦探 011

011     藤春高中部的吸血恶魔


       随着天飞娱乐毒品案的破获,丁程鑫也名声大噪。后续的工作交给了警方,包括娱乐公司用人体走私贩毒以及x交易等等都被查的清清楚楚。半周后,他也回归了正常的高中生活,当然,也多了许多名号"国宝级美男侦探""小狐狸侦探""最帅高中生侦探"等等。  最让他困惑的是,居然有那么多外校的女孩每天守在学校门口蹲点看他,还有跟踪他回家的。


       "果然人不能太有名阿"丁程鑫哀叹一声,一屁股坐在操场的台阶上。"这都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没消停天天那么多人跟看猴似的。。"


        "怎么?我们美丽的丁儿又有烦恼了?"刘耀文从后台阶走过来,手里抱着个篮球。


         "?"丁程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身后的刘耀文死死抱住"几天不见,有点想你。"


        "这就是你让我在这坐着等了你半个小时的理由?你知道我费了多大劲才甩掉他们吗?"  丁程鑫挣脱开"美丽个鬼,别拿形容小女孩的词儿讲你哥。"

    

       "哦哦哦,我们帅气的丁程鑫哥~"刘耀文今天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你一撒娇准没好事。。。"丁程鑫站起身,两手插兜 和刘耀文并肩。微风轻轻的吹着他的额头,夕阳下勾勒出好看的侧脸,一件灰色大T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好看的锁骨。


      "你怎么知道。。。。"刘耀文撅噘嘴"就,这不是想叫你陪我打打球嘛"


       "哦"丁程鑫冷冷的回答"就这态度?"

       "哎呦~哥~"刘耀文很识趣,讨好的叫了声哥。


       "再撒个娇,我就陪你打球"丁程鑫转过身来,背对着夕阳。就像一副剪影。


       "哎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最不会撒娇了。"刘耀文挠头,别别扭扭。


        "那我走了"丁程鑫佯装要走,他知道,刘耀文最吃这一套"上次要喝巧克力的时候撒娇不挺好?小孩子就要学会多撒娇。"


       "哦?" 刘耀文一把拉过丁程鑫,鼻尖不小心扫过丁程鑫的下颚。"我都快有你高了,还小孩?"


       丁程鑫一晃神,再低眼一看,果然,这才一个月,这孩子就窜了一大截"你咋么长这么快?吃生长激素了?"

   

       "没有啊"刘耀文又往丁程鑫方向站了站,肩膀就在对方肩膀下方一点点了"可能,打篮球长个子呗。"  他抬眼望向丁程鑫。


      眼前的人皮肤白净如瓷,睫毛长长的像个娃娃,细碎的刘海随意的铺在漂亮的眼睛上方。"你真的很漂亮。"刘耀文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滚蛋!" "别靠我那么近!"

       "喂~喂~喂 ,你别摸我头发我是你哥!!"

      丁程鑫彻底炸毛了。


      刘耀文装作无辜的看着丁程鑫"哥哥哥~我给你表演可爱颂好不好嘛,不要生气啦,摸一下头嘛又不会长不高"


      "那你现在来。"丁程鑫很满意的掏出了手机"我可得好好拍下来。"



"  1더하기1은귀요미

  (1加1等于小可爱)

 2더하기2는귀요미

  (2加2等于小可爱)

  3더하기3은귀요미

  (3加3等于小可爱)

  귀귀귀요미귀귀귀요미

   4더하기4도귀요미

   (4加4等于小可爱)

   5더하기5도귀요미

   (5加5等于小可爱)

   6더하기6은쪽쪽쪽쪽쪽쪽귀요미난귀요미

    (6加6啧啧啧啧啧啧等于小可爱我是小可爱)"


   刘耀文快速的做完,其实他知道他哥叫他撒娇,所以特意学了这个,果然,对面拿着手机的人笑的合不拢嘴。


      "哈哈哈哈文儿干得漂亮阿"丁程鑫还没有放下拍视频的手"不错不错,再接再厉~今天就赏你和我打球两小时吧"


     刘耀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了一下丁程鑫的侧脸。  打着,脸上有蚊子的旗号。


      "阿!救命!!救命!!救救我"

      身后的教学楼传出一个女生的求救声。

      接着,一个黑影从顶楼飞快的落下,连带着着旁边高考助力的标语横幅,在昏黄的天空中划下一道红色。


      丁程鑫和刘耀文飞速跑到楼下。


      只见那人四周已破碎。脖颈处有两个洞,就像是用粗针管抽完了血一样,又干又瘪。



      "来案件了。打电话给胖叔。"



     "藤春高中吸血鬼"这七个字,瞬间登上热搜第一。


     一时间,校园里充斥着警笛声已经学生围观的身影。



                  ------------分割线---------------

未完待续


吸血鬼篇正式开篇,哈哈哈哈哈产量少的作者没跑了。

明天再写~撒花🌸让我思索一二

      


        


狐狸侦探 008

008     致幻"邮票"LSD



          耳边脚步声越来越近,顾不了那么多了。

丁程鑫抱着刘耀文躲进了柜子。并站在了柜子的最左侧"我,我,我怕"刘耀文把头缩到丁程鑫怀里。   那人缓缓覆上怀里狼形小孩毛茸茸的头,示意他自己在,没关系。然后从柜子的缝隙向外看去。



       来的是一个身高越一米七多的男人,不是很高,但却很壮实,丁程鑫在心里想着"虽然我们差不多高,可我应该打不过吧。。。"不由得轻叹"可千万别发现我们阿"



         "怎么了?"    又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可离得极远,应该是在外面没有进来。



        那男人环顾了四周,开始兴奋的哼起歌来,不一会,又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然后不停的在屋子里转悠,接着又哭了起来。



      丁程鑫愣了"这?   这哥们怕是?精神病犯了?"



     "砰" 一声闷响   男人踢到了脚下躺着的死人。



他飞快的蹲下去,拿起女孩身上插的刀,拼命的刺向地上尸体,一下,两下,三下。。。



       "靠"丁程鑫下意识的说出脏话,他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地上躺着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血液溅到墙壁和地上,空气里弥漫着腥臭味。



         他死死的捂住口鼻。防止自己再发出声音,可是已经晚了。


         男人朝着他的方向靠近,极其迅猛,像一只正在捕猎的猎豹,在柜子前徘徊。



        丁程鑫心想着,这下完了,自己一世英名便要丧失在此,身体不由的靠向左侧柜壁 ,心想着,万一那人开柜门,万一只看眼前,自己也许不会被发现。    现在的他,恨不得把自己变成一片纸贴在柜壁上。



       刘耀文被他抱在怀里,自然听到了丁程鑫极其有力的快节奏的心跳 "砰砰   砰砰  砰砰。。 "其实,他也感觉到了危险。不够以他的身手,应该是可以拼的过门口的人。   他调整了姿势,以便自己在那人打开柜子门以后立刻扑上去咬住那人脖子。   



       那人胡言乱语了一番,彭的一下把刀插在柜子门上    。    丁程鑫隔着门都感受到了那把刀冰冷的寒意。 自己不由的又往里面贴了贴。紧紧抱住了怀里刚刚乱动的小狼。



      眼看着那人已经抬手拉门了,他咽了口口水,"完了"这时,身后的木板突然一松,木门转动的声音夹杂着柜门被打开的声音,他突然跌坐在地上"卧槽"看着眼前摆满了化学试剂的屋子,他不由感叹。



      所幸,没被发现。

      原来这个木柜子暗藏玄机阿。



      他从口袋里掏出微型摄像机,拍下了屋里的大致情况,这应该是一个有力的证据。



      刘耀文慢慢幻化出人形嘴里嘟囔着"刚刚你抱我太紧,感觉快被你勒死了,其实我可以保护你的。。。",舒展了下筋骨,抬脚向办公桌走去"丁儿,你来看这个"



     丁程鑫看着伸懒腰的小狼不由的笑道"就你?也不知道刚刚谁缩在我怀里说害怕的",说着又随意抓了一把小狼的头发,走到办公桌旁。



     只见办公桌上放着打卡的一本集邮册 ,上边摆放着花花绿绿的邮票。



    实验室里放邮票?有意思。



   不对!这是,这是LSD--最强的致幻药物。






未完待续



         今天在练舞然后又又又睡着了。。更得比较少,LSD就是麦角酰二乙胺哦。明天继续冲冲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