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uruko-A

这个地方丸子说了一句

"小丁不能玩火,会尿床"

但是没打出来字幕。大家仔细听。我放了0.5。

小丁没啥大反应  第一种可能没听见

第二种。他对他弟这个"小丁"称呼习惯了

如果是这样,那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嗯?我反手一篇文估计又来了。

还有可能在镜头前不好有啥太大表情。毕竟,专业。

over over  今天磕糖结束。

微博搬来的一个图

不是吧

打个球

这。。。。

全世界都在吃粽子,你在看着他

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吃个粽子duck不必

给我笑死了

刘耀文你还问"好吃吗"

你看你哥生无可恋的脸

能好吃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丸你在干嘛?

我寻思着你也不是你哥那队呢

狐狸侦探Ⅱ 011(上)

         丁程鑫从未以这种方式和他再见面。


         丁天海。他的叔叔。



         胖叔口中的嫌疑人。


         他儿时最信赖的人,最依赖的人,最崇拜的人。



         "你说,人,真的会变么?"

           "会吧。"  刘耀文望向远处的硝烟。


          "我不想,我不信。"    

           丁程鑫缓缓开口,他还在骗自己。


            "他走后经历了什么,我们都无从知晓。所以,也无法判断。"    刘耀文像是看透了眼前人的心思"但是,无论变或不变,他都是你的叔叔。"


 

分界线------------------------


              警局里,胖叔疲惫的翻着资料,旁边的咖啡已经过半,距离919还有三天。


             "他到底要怎么出现呢?"   丁程鑫想不透,别人更想不透。


              坐以待毙不是他的性格 


           "   游乐场到电视塔的距离是4.2公里,直线。

             摩天轮根本不会爆炸,真正的炸弹安装在对面的电视塔。

            根据他们后期的检测,无论和刘耀文去拆哪一根线,炸弹都不会伤到我们。"


             丁程鑫拿起丁天海的档案,"他并没有想杀我,不是么?  "

         

               "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胖叔百思不得其解


                "反社会人格么?"

                "又或者分裂人格。"



               丁程鑫翻着资料,没有精神疾病史,没有犯罪前科,没有结婚。 干干净净。


               "可能得会会才知道"


                "得把他找出来。去现场,再找。一定还有线索"




                 丁程鑫和刘耀文最近这两天都在游乐场和电视塔之间溜达,可疑的人,没有,可疑的车,没有,就连小商贩都变少了。本就是工作日,路上的行人也不多。

                 4.2公里,打车只要8分钟。

                 步行,一个小时,骑行,十三四分钟。



                "丁儿,如果,他非人类,步行或者是说跑步,就会非常快速,也就是个骑行差不多十几分钟,但是会被沿途监控拍摄到,所以我i觉得只有打车或者公交或者其他交通工具,应该不会是走路或者骑行往返两地。"刘耀文蹲在路边"我们去找胖叔要监控吧。"


             话音刚落,马路边忽然闪过一两小轿车,从车中丢出一个练习册,第一页写着。



            "信与不信,由你。

              警察局有卧底。"


带着我脑洞大到飞起的小剧场火速赶来

论艺高人胆大的初中生如何加到喜欢学长的微信


勿上升

离谱吗

我就爱我离谱的脑壳子哦

最近这两天

什么意思哦


✌🏻和📷图标是烫手么  俩人轮流你一下我一下的

狐狸侦探Ⅱ010(下)

最近稍有一丝丝忙碌

嗷嗷更得可能会有一丝丝缓慢 

害😟

还不是该死的学习通🙄🙃


010生死时速(下)


          "胖叔说,打开那个盖子,你应该会看见一枚定时炸弹,是一个定时电路,到时间了就放电,引爆炸弹。只要是电路断路就可以拆掉它。"


         "不,这个炸弹,不一样。"  刘耀文趴在窗边,高空的风呼啸着,他不得不使劲高喊回话


          "怎么?  "   


           "他上面有很多板块,第一个板块是在左上角,有四个小拼图按键,第二板块是六根线子,第三板块是一个黄色的按钮。" 刘耀文尽量叙述的详细



          这不是就是,丁程鑫叔叔以前带他玩过的拆弹游戏么。


          "换我,我来。"   丁程鑫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与自己有关的,又是自己曾经接触的。


          电话那头的胖叔急得不行"你有破译书么?你别乱来阿阿鑫!你等一下!"


          此时的摩天轮即将到达最高点,丁程鑫让刘耀文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小腿以免失力掉下去,放眼看去,眼前果然是解码型炸弹。


         田子型的四宫格按钮里,最右下角是伸舌头的笑脸,正上方是字母的BT组合,笑脸左边是坦帕湾图标,其正上方是三叉戟。


          如果记得没错,应该是,对角线按,先是三叉戟。。。。丁程鑫慢慢按下去,对了。第一关,过了。


        接下来是六根彩线,只有剪短正确的一根才能形成电阻阻碍一部分电流,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是黑色,中间是蓝红蓝红。


        丁程鑫陷入了思考。



         "你先下来,电话问胖叔"刘耀文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紧紧抱住的双腿在颤抖,上面没有什么受力点,刘耀文自己上去都得靠蛮力撑住更何况是现在虚弱的人类丁程鑫呢。


          "没事,想一下,还不到两分钟,来不及了。"  丁程鑫说着,开始摆弄着电线,到底是蓝色还是红色。

    

            那个时候,叔叔怎么说来着?



             自己光顾着贪玩,跟本不记得了。


            "蓝色。" 


             刘耀文目视前方,对面的电视塔,从开没有开过,蓝色的灯。"不是巧合,我觉得,有问题。"


            真的是蓝色么?

             可能只是巧合而已。


            "没事,剪。大不了死了就是"


           眼看着时间流逝。电话那头的胖叔还在找这种型号炸弹的破译本。


            "好"


             一下,两下,三下。。。没有爆炸,计时器继续。


            最后是,黄色按钮,长按,旁边出现了蓝色闪块,也就是,遇到带五的数字立马按下去,停顿五秒。


           丁程鑫屏住呼吸,默默的盯着计时器。




            豆大的汗水顺着脖颈滴了下来,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有他最爱的人,还有15条生命。


           滴滴滴 滴 滴 。。。


            "刘耀文,我,做到了!"


             一个翻身 一把扑倒对方怀里,没有爆炸,太好了,我们还活着。


            眼泪水又开始涌上来,"我刚刚,真的好怕。"  丁程鑫抹着眼泪,又开始趴在那人肩窝嘟嘟囔囔起来。



             "没事的,我们还在这,你看,摩天轮也停了。"    刘耀文拍着丁程鑫的后背。明明自己才是弟弟,这个哥哥倒是天天像个弟弟一样哭哭啼啼还要人安慰,他不禁笑了笑,有什么办法,再哭哭哭啼啼的,他也喜欢,他就是喜欢。


            胖叔那边也松了口气。




           "好了,等他们处理好摩天轮,我们就能下去了。不哭了。"


             刘耀文的话音刚落,摩天轮正对面的电视塔最顶层突然爆炸。  一时间,漆黑的天空火光四射,   一道亮光划破天际。



           游乐园的广播忽然响起"丁程鑫小朋友,喜欢我给你准备的,浪漫摩天轮之旅吗?哦对了,附赠你最爱的,浪漫烟花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9.19不见不散哦~"



           

            


狐狸侦探Ⅱ010

010   生死时速(上)

        丁程鑫在电话这头死死的攥着拳头。


        到底是谁?

        什么目的。


        刘耀文已经缓缓站了起来,向外望去,是那无尽的黑夜。 

        身后的丁程鑫开口"刚刚胖叔说,这个摩天轮座舱升到最高点,就会被人为停止。然后,炸弹就会启动。"


        "那是二十年前。"


         "胖叔他们已经带着拆弹专家过来了。"

         刘耀文面对着玻璃窗,上面映出丁程鑫的脸,与黑夜格格不入的苍白。"你怎么了?"


         刚刚的冷水以及奔跑,触发了本来就没有痊愈的胃病。  丁程鑫并没有顾得上这么多,只是现在停下来的时候发现胃里翻江倒海。 再加上没有吃完饭,早已难受的不行了。


          "我,一点点胃痛。"丁程鑫没有直视透过玻璃窗盯着自己的刘耀文,而是把目光偏向一遍"没事。"


         刘耀文轻叹  "你一说谎就不敢看我。" 

         随即搓了搓手,有哈了几口气,贴在丁程鑫肚子上。


          "衣服这么湿?"  "不感冒发烧都算便宜你"

           刘耀文拿过丁程鑫的手让他自己按着,又快速的脱下自己的t恤,递给丁程鑫"换了。"


           "换了。"

            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丁程鑫没有拒绝,接过衣服。他突然发现,不知不觉中刘耀文已经长大了。那个撒娇使坏的小男孩,有一天竟然也可以保护自己,也可以照顾自己了。


           "我不冷,我是狼族。没事的"  刘耀文看着迟迟没换上衣服的丁程鑫,缓缓说到" 别担心,胖叔他们会来救我们。"


         两人坐在摩天轮里,就这么慢慢的往漆黑的夜空升啊升啊,没想到,第一次一起坐摩天轮,这么不浪漫。


        "滴滴 滴滴 滴滴 "

         丁程鑫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你听我说,现在这边显示还有五分你们即将到达最高点,炸弹装置装在。。。你们两,座舱的,仓顶。如果摩天轮无法停止,你们到达高点就会触发装置爆炸。"


           胖叔说的连忙安慰"你别急,听我说。现在,一是我们去解决摩天轮运行,二是你要做准备对炸弹自行拆除,因为有可能,无法停止摩天轮运行。"


           "还有,摩天轮,有十五人乘坐。"



           丁程鑫心里一咯噔,他从来没有了解过如何拆弹,更别说刘耀文了。


           摩天轮仓顶需要从侧窗爬出去,在运行的时候,并非易事。


            "我来,你指挥我。"




             "哈哈哈哈我相信你。"

             "再说了,要死也没啥。反正你陪我呢 我不孤独哦。。"刘耀文打趣。


              "不好笑。你不能死,我也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