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uruko-A

这点给我笑死了

今日疑问"一夜暴富的贺总为何要求18+少年与隔壁奶味小狼争夺女友?"


我怀疑他们之间心知肚明。

U1s1

刘药丸在抹蛋糕方面永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的。。。。

程黏人的反应也很耐人寻味了

害羞有很多种。

比如真的会假装不在意,其实内心喜的一批

你们对颜色方面是有什么暗语么

弟弟们?

大姐觉得,蛮有趣哦

刘耀文,不是喜欢黑白么?

咋回事?


狐狸🦊侦探Ⅱ 010

010   摩天轮之眼


       亡灵之船是这个游戏项目,实则是一个类似于激流勇进的游乐设施。


      可是,刘耀文会在哪里呢。

      

       还有五分钟启动新一轮的游戏,座位上根本没有刘耀文的影子。

         冷静。冷静。


         想一下,那张纸条"+ – – × 0"

         两横加十字,不就是王字?  丁程鑫把纸条反复的看了看,又竖了过来,还能有什么线索。。。

          "难不成,意思是,要我坐上去。到下边找线索?   "

         丁程鑫看了一眼周围,瞟到了警告牌。忽然又想到了什么。。

         如果叉号意思是禁止,零就像现在游乐设施的座位,那么,加号,就是。。。下一个线索!


         在场的人眼睁睁的看着丁程鑫连防护雨衣都没穿就坐上了激流勇进的第一排。

        " 勇"

         实在是  "年轻真好。"   工作人员这么说。


         其实丁程鑫是害怕的,但是,更怕见不到刘耀文。    24米的激流勇进伴着身后人的尖叫从高处冲下,激起了层层水花。  


        夏末初秋的晚上,并没有白天那么燥热。 

        水温也从白天的温热也变得冰冰凉凉。


        丁程鑫死死抓住杆子,瞪着眼睛,不行。 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游客陆续下了车。


         丁程鑫打眼扫过去。

         两个蓝色雨衣,两个黄色雨衣,四个白

绿色雨衣。

          等等。


          雨衣?   224? 这么巧,这不是他自己的生日么 ?


          难道和数字有关? 


          烦躁的甩了甩头发上的水。


          妈的,什么意思。



           "224。。224。。"  丁程鑫拿起手机,"胖叔 查下2月24日,这个游乐场发生了什么?"


           "二十年前,震惊全市的,224摩天轮杀人案   "   胖叔的声音变得很低"未破。"


           丁程鑫几乎是挂电话的瞬间就冲了出去。摩天轮离激流勇进不远,跑过去只要十分钟。 十分钟之内,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很明显,模仿作案或者是二次重犯。



          可是这和刘耀文,还有自己,有什么关系。二十年前他们还没出生。能有什么恩怨。


           丁程鑫没办法冷静,也没法想那么多。

           刚刚湿漉漉的衣服伴着汗,黏腻在身上。丁程鑫有洁癖,难受的要死。  拉了拉领子,有赶紧往前跑。   


            224是目前唯一的数字类线索。


            第二排,第四个座舱。


            抬眼,不远处的摩天轮还没有启动。


            七点四十三分,还有两分钟。


            丁程鑫几乎压点冲进了摩天轮的座舱。


             拉开门的一瞬间,就看见了被绑起来的刘耀文,安静的躺在座位上。


             嘴里喊着名字,又撕掉了刘耀文嘴上贴的胶带,使劲扯了扯手上的绳子,又晃了半天躺着的人。


           " 你他妈起来啊!  "

             丁程鑫眼泪水忍不住的往下掉,一滴一滴的滴在刘耀文身上。


            "好了好了,别哭。"

            刘耀文皱着眉头有些费力的睁开眼,声音哑了不少。 

            "我没事,乖。不哭了。"




             忽然间脚下一震,摩天轮启动了。


            "快停下,停一下,救人!"  丁程鑫喊着。可是门已经自动关闭了。   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喊着他们也没开摩天轮啊这就启动了。



             "?喂?  胖叔  救我。我们现在这个摩天轮,怎么回事?"

             "你们现在的情况,和二十年前一样。"









分割

很多游乐设施我都不懂。。。因为我不敢。我就是突然发现没有写过这种题材。。。

20年前不要在意    作者让他有摩天轮 他就得给老子有【  叉腰    】


           

     

             



 

         


          


          


          


      



   


        

        

牙疼

我说这篇不虐你们信么

现实向勿上升 

我的脑洞一向大毕竟我是可爱又浪漫的双鱼(反派)

时间线哈哈哈哈我自己瞎捉摸就这样吧别问问就是剧情需要 (我不管哈哈哈哈哈哈!)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刘耀文自己都说不清。

     丁程鑫最近总是莫名奇妙的不理人,尤其是在拍物料的时候。

     问了一圈,也没个头绪。

     五月的最后一天,热的要死。也烦的要命。


     今天飞重庆。要回家了。


     估摸着丁程鑫该发微博了,拔完智齿的他抱着手机一遍一遍的划拉着手机,微博也没有什么动静啊。  

     群里不是说要去吃小龙虾么。 。。

     又翻了翻群记录,小宋剪头发,霖霖和翔哥说要去逛街买包。。。那些个没用的表情包中偶尔夹杂着丁程鑫发的一两句"哈哈"  "去呗" "好好玩"


    撂开手机,无趣。  

    可能是因为牙疼,烦。


    过了不到两分钟,微信震动了,丁程鑫在群里发图了,果然,吃的不错。

    "那我就发这四张了哈"

     "拍的不错吧"

     "这家店巨好吃,等等你俩逛完来吃?"


    群里稀稀疏疏的回复着。刘耀文也没什么心思看,也不敢回复,总怕说错什么话。便一心等着丁程鑫更新微博。


     随手拍了个今天买的草莓蛋糕,还没怎么动,本来想拔完了吃,蛋糕方便入口,又想了想,吃甜的会胖,又给放下了。


     丁程鑫更新了,就是群里四个图。

     刘耀文退了回去,看好了话题#爱豆的元气日常##童心时光机#  ,嗯,发图,文案,带话题。又思考了一下,发出去了。

      给你看看委委屈屈的我。


     叫你不理我。


     果然,不出一分钟。


     "牙疼?"   手机震了震 ,丁程鑫来微信了。

      "嗯"  

      "哦,牙疼吃药💊"  


       "哦"  刘耀文不爽,什么语气。。。。

     

       "不吃,忘买了"

        "那你疼着"

   

       别别扭扭

       "今天六一哎,你都不来,安慰一下我。你还让我疼着。完了,你不是我的好哥哥了。"


        "你也知道。"对方正在输入。。。

         "你也知道我是你哥。"


        "哎呦,咋回事嘛~"  语音撒娇是第一步

         

         "没咋"  


         "那你干嘛老避嫌哦~干嘛都不看我的,都多久了。 呜呜呜 本来我牙疼 他们都不安慰我 我牙还肿着 我吃饭也吃不下 你发的我也好想吃 可我又不能"   刘耀文一条语音甩过去


         "你牙疼还说那么多话?" 丁程鑫回了两条语音,背景声音挺聒噪的,与刘耀文家里的安静形成了鲜明对比。

         " 厉害"


         十分钟过去了,微信框没有任何闪动。


         就这样啊。。。。刘耀文听完,可能严浩翔和贺峻霖已经和他碰面了,可能他们已经吃饭了。  哎  ,烦死烦死。

         丁程鑫怎么这个语气,平时不应该拔牙前就陪他一起去的的,不应该找自己问拔牙疼不疼的么。。。  自己到底干嘛了,那人那么冷漠最近。

现在问他也不合适,万一还在吃饭。。。


         天秤最烦的就是做选择了。

       

         撒娇也没什么用。


         突然 ,电话响了

         "下楼。"

         

         "干嘛?" 


         "....你说呢?麻溜的,搞快点"  丁程鑫叹气


          看了看四周,没有私生。


        


          刘耀文穿着大t晃晃悠悠的捂着脸走下来了,走路都觉得震的酸痛。  麻烦。


          "诺,给你买的药,正好顺路。"  丁程鑫一把塞到刘耀文手里

         "哦 顺路哦~"   刘耀文挑眉 ,又好死不死的扒拉了一下自己的刘海。

       

         "你也不带个口罩,小心私生拍你。。"

          刘耀文愣了一下。


          下意识环顾四周。


          "这哪有啊。。。。"  


          "行吧,我回家了。"


           "哎,别慌走哎,上去坐坐。"


           "呵呵不了不了"  

            一肚子坏水


           其实刘耀文还真只是单纯的邀请丁程鑫上楼,是他哥又开始胡乱联想了。


           刘耀文一把搂住丁程鑫 非说要给他一个感谢的抱抱。。。。

 

            当然,最终丁程鑫还是去了刘文家,刘耀文他妈妈热情的切了果盘,还让成年人多多带带不懂事的小弟弟。  因为刘耀文牙疼没法打篮球了,两人开电视打了很久游戏,又因为时间太晚了,刘耀文妈妈直接给丁程鑫家甩了电话过去,让丁程鑫在自己家住下了。


          小朋友嘛 

          自然是睡一床。

 

           "你手别乱动哦~我给你说 "

            "知道了知道了 困了困了"


             "哥,你刚刚是不是吃我草莓蛋糕了,你身上怎么一股子草莓蛋糕味儿"

             "没有,你给老子起开。别上手"

              "哎哎哎,腿往哪搁呢"

              "刘耀文 把你小脑袋挪开热不热啊大夏天的   "


             刘耀文很听话的翻身了,转手降低了五度空调   "不热,还行,甚至有点冷。"

            然后默默裹紧自己的小被子。

             可可怜怜


             殊不知身后的丁程鑫嘴都要裂到太阳穴了。

              下一秒,丁程鑫从背后抱过来


            "睡觉。"



             

           第二天刘耀文才知道,原来丁程鑫有意疏远是因为工作人员警告了,说镜头前过分亲密影响不好,cp粉在官博一直刷弹幕。 后来私生又拍到两人照片。。。。


           

            那就,只能,偷偷的,搂着哥哥了。




          

          

你说,你俩站那么开,这脚非得搭一下?嗯?以为姐姐看不到迈?


说吧是不是在避嫌

【细节决定成败】

520再磕一遍  我能行 我可以 给我冲

P1 丁  我喜欢穿情侣装 不行啊

      文   也行

 

      这个座子上,刘文是李宁和迪士尼的联名款,丁儿是李宁的背心吧。  怎么说?   也行吧。




P2     马哥说起买鞋 开始下套了

 我们社会人文哥 立马回答了

这个可以这个可以 

合着 您恋人是跟你一个鞋码?   注意2丁的眼神,他慌了  然后立马来了一句不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勿上升真人哦

棉花糖(文鑫)

     "今天是24号哎。。"  


      距离上次去韩国练舞已经快三个月了。


     双鱼座总是在深夜胡乱的想东西,已经是凌晨一点半点了,可能是练舞太累了,腰酸痛到不行,胃也不太舒服 ,不想睡。其实今天没有很开心。


     就这么睁着眼,  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


     床头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微信对话框弹出刘耀文的信息


      小文

     "你看,我把云☁️给你抓来啦。"



      "你怎么还不睡。"   带着一丝责怪 ,又点开了刘耀文发来的图片,一颗大大的棉花糖,跟小云朵似的。   


       "不困=_=  嗯  "   那头刘耀文抱着手机砸了咂嘴

,丁程鑫什么样子自己再清楚不过了,白天就坐在床边愣了好久,肯定有心事。


         "哥,出来下。"  两条消息弹过来。


    

        丁程鑫套上件衬衣 ,娴熟的推开天台的门


         "丁程鑫 ,给你的云。"

          刘耀文拿着一颗巨大的棉花糖,站在天台上,穿着那件黑色扎染卫衣,看不清脸。


        五月北京的夜晚,并没有很热,刚刚洗完没有打理的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刘耀文头上。


        "要是明天感冒了看我不收拾你。洗完头不吹就给我往天台跑。"   丁程鑫走上前去。


         他知道,刘耀文这个人。

         自己想要什么 ,那人一定会想办法弄到。



         "  现在  碰到了么?"    刘耀文把棉花糖递给丁程鑫    "怎么了,嗯? 18岁的忧郁男孩。"


         "  你这是假的,又不是真的。。"  丁程鑫接过棉花糖   ,揪了一小块  ,蛮甜的  ,好像没那么不开心了。  "我才不是。"


         "哥,你已经很优秀了。"



         丁程鑫顿了顿,又撕了一大块棉花糖 ,塞了一大口,没有说话。


         刘耀文也没有说话,两人并肩站着。


         忽然肩膀上落下一片暖意,刘耀文看似漫不经心的搭着。"  你是我,一开始的梦想。也是我,永远追逐的光。  "


          


          丁程鑫开口,"别人都在进步,原地不动就是退步。"


          "你没有退步。  我看了你的编舞成品版了,挺好的。  "   


          肩上的力度加大了些。


          "不要不开心。  "  

          "云就在你手上。"



          丁程鑫突然很想哭,  明明自己是哥哥,明明自己要做榜样,明明。。。


         刘耀文用余光瞥见丁程鑫,"想哭就哭吧。"


         "我,真的很喜欢跳舞。  也很喜欢表演。我想做的更好,可是那些所谓的顶级,但是就像我触摸不到的云,再低,我也够不到。  "


          丁程鑫转过来,皱了皱眉头 

          "我成年人哎,哭什么哭。只有你们小屁孩才哭鼻子。"



            下一秒 ,刘耀文把他拥入怀里,夹杂着淡淡的沐浴露味的拥抱。


          "有我在呢,有什么不开心的。和我说,我一直都在 。  还有哦。。"刘耀文 捏了捏丁程鑫的脸,又帮他擦掉了眼泪"不是说不哭的?   "


          "没哭  风大   吹的"



          "别动  ,抱会。"



          双鱼座真的一到半夜就丧的要死,明明白天好好的,一到信赖的人面前就绷不住,一堆想说的话,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对方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飙泪。 


           "我好了。"

           丁程鑫抱了刘耀文足足二十分钟  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  无非就是一些自己的委委屈屈的不自信还有小小的不开心。


         什么屋子里今天空调不凉快,什么今天想喝粥没喝到家里阿姨煮绿豆汤并不好喝,什么看了东野圭吾的书但是却不喜欢那个主人公,什么腰酸了但是不想用按摩器只想躺着。。。。


         什么都要和你分享。



          "现在是24日凌晨两点"

         "嗯,对啊"


          刘耀文哼着告白气球


          "走了走了,回屋睡觉" 。丁程鑫拉着刘耀文转身下楼。


           "我去你屋睡。"

           身后的刘耀文倒是不客气


           "干嘛?  "

           "没有,怕鱼鱼小王子孤独。"



            "滚蛋 你才鱼鱼小王子"

             "嘘   别那么大声 宝贝。"


            "麻溜的,进屋。"

             "我能搂着你么  ?"


            "不可以  热死了。"

            "你空调太低了 我冷 我不管,搂着你暖和"


              "手起开!"


              "不要"







              好像没那么不开心了。  

              可能是因为吃了甜甜的棉花糖吧。